• 请认准戒杀放生网唯一域名:www.jieshafangsheng.com,谨防冒充!
logo
  • 放生时间

    周一到周日: 7:00am-11:00am

  • 联系方式

    wx:jieshafs(备注原因)

  • 放生地点

    郊外非私人承包的水域

发布人: 戒杀放生

  • 2017-08-18 20:08:39
  • 6243 次点击

索达吉堪布 喇荣五明佛学院大堪布

汉地的《毗尼日用》中,就有行步不伤虫蚁咒,即每天早上未下床时,先默念数声佛号,随后念偈颂:“从朝寅旦直至暮,一切众生自回护,若于足下丧其形,愿汝即时生净土。”再念咒语“唵逸帝律尼莎诃”三遍,然后投足于地,则无误伤之患。—摘自《大圆满前行广释第59课》



我曾经尝尽奋斗的孤独,也曾经把珍贵岁月空虚度,却从不知宇宙中幸福解脱的道路。

我曾经有青春美丽飞舞,也曾经为爱情执着去付出,却从不曾找到我想要的清净归宿。

我曾经为荣华富贵忙碌,也曾经在名闻利养中迷足,也从未曾找到内心的真正皈依处。

我曾经是那名和利的奴,一直被心外之物欺骗摆布,从来不曾体会到放下自在的感悟...

惭愧末学卓玛磕大头20万的修行体会----供养一切母亲有情

自从写了末学卓玛磕大头修行的缘起,到磕大头十万的真实体会,深深感恩网络上的一切师兄法友们给予末学的关注和鼓励,感恩上师三宝加持。末学只是按照上师的指示,将自己的真实体会,用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借助网络平台,供养给更多的师兄法友,以增加大家修行的信心,并藉此良机真诚的向一切父母众生忏悔自己的深重业障。没有丝毫炫耀功德的想法,撰写此文,起心动念,上师三宝悉知悉见。喇嘛千诺。

前两篇文章出来后,有一小部分法友来询问“是否真实”。末学觉得法友的提问还是非常诚恳的,所以在此还是再次回应一下:修行人不打妄语,所描述的皆是末学修行的真实的体会,上师三宝悉知悉见。 也有一小部分法友留言“为什么我也像你一样发心磕头了,怎么一点感应都没有呢?弄得自己没有信心了呢?”末学很想说的就是:“见与不见,一切皆在佛力加持中”。

我们磕头修行,千万不能是追求感应,而末学的修行感应,自己也很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所以请问了上师,师言:“除了你宿世的因缘和善根,主要的是你真发心忏悔,真实行持,所以得三宝加持,至诚感通,恳切相应,所以有了感应。这些可不是凭空能追求来的!这些感应,你善用了,成了你修行的增上缘,师父随喜你;大家善用了,也会成为大家修行的增上缘,诸佛菩萨和龙天护法也会心生欢喜。只要大家信心不转、道心不退,决定得更大的加持。”

2012年3月21号,对末学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日子,因为圆满了第一次五加行的数量,当然末学深深的知道,这只是数量的圆满,还远远不合质量。


末学觉得应该在这里向大家汇报一下这两年多来无有间断的修行数量:截止到2012年3月26日上午,磕大头是21万5660;四皈依是22万207;金刚萨埵百字明是137800;供曼扎7堆的10万,37堆的3509;米则玛10万700.(米则玛就是观音菩萨,文殊菩萨,大势至菩萨和宗喀巴大师祈请文)。末学愿将一切的修善功德,全部回向正法,回向法界一切众生,更是回向有缘阅读此文的法友及家人们。

写到这里,末学又一次感恩的忍不住热泪盈眶。。。如果不是十方三世诸佛慈悲不舍,示现了善知识前来救度末学,慈悲教化,哪里会有今天的卓玛?回想这两年多的五加行实修,有血有泪,感慨万千。除了对上师三宝的感恩,就是对法界一切善知识们的感恩。上师三宝的恩,粉身碎骨千万次,都难以回报,唯有依教奉行,真实改过,发菩提心,才是真实报恩。愿与一切师兄共勉之。

在末学磕大头11万1111个结束的时候,刚好在上海居士林学习《普贤菩萨行愿品》。有一段经文,让末学刻骨铭心:“复次,善男子!言忏悔业障者,菩萨自念:我于过去无始劫中,由贪嗔痴,发身口意,作诸恶业,无量无边。若此恶业有体相者,尽虚空界不能容受。我今悉以清净三业,遍于法界极微尘刹一切诸佛菩萨众前,诚心忏悔,后不复造,恒住净戒一切功德。如是虚空界尽,众生界尽,众生业尽,众生烦恼尽,我忏乃尽,而虚空界乃至众生烦恼不可尽故,我此忏悔无有穷尽。念念相续,无有间断,身语意业,无有疲厌。”由此故,末学又发心为自己的累世父母师长、历劫怨亲债主,乃至法界一切众生,继续磕大头十万,以忏悔业障,积累资粮。

上师得知后,非常赞叹随喜,语重心长的开示道:“磕大头是修平等心,消除骄慢和懈怠懒散习气的好方法,更是清净业障、积累资粮,比较快速、殊胜的方法之一。但是无论我们磕头也好,念佛持咒诵经也好,千万不能只注重形式和数量。卓玛,你的发心非常好,但是理事要并进,理上你契入了,事上你会更相应,而且能够更加的坚固道心。”由此因缘,末学在上师亲自指导下,开始修学《掌中解脱》一书。

当末学磕大头快到12万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犯了风湿关节痛。这个病痛已经很多年,简直比天气预报还准。只要是阴雨天,头一天晚上就开始发作,一发作就是痛的难以入眠,不吃止疼片,绝对不可能安睡。那晚我痛苦难忍,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后来索性穿衣起身,佛台前跪下念到:“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南无阿弥陀佛,末学卓玛今日感得如此的病痛,皆是在佛力加持下,深深的忏悔无始以来造作的种种恶业。”磕了几个头后,便上床睡去。


梦中迷迷糊糊的,有一个小孩子的声音传来:“你这个坏人,你杀了我的妈妈,还吃了她,我恨死你了,我弄断你的手,看你痛不痛……我杀了你妈妈,看你恨不恨……”一个奇形怪状的众生,大哭大叫地挥舞着手中的钳子,对着我的胳膊肘用力夹。我痛的大叫起来,很是害怕,一心想逃,可是却围上来了很多很多这样的众生。我仔细一看,原来全是小龙虾。我哭着逃跑,他们哭着追我…… 梦醒了,大约是3点半。我迅速起身,‘扑通’跪在了佛前,痛哭流涕的忏悔起来。终于明白原来苦苦折磨我多年的四肢风湿关节炎,原来是自己杀生(剪小龙虾腿)的果报,难怪在香港买的进口药都不管用。内心很是惭愧,数小时前的忏悔只是流于形式,根本没有真诚心。真的感恩这些众生菩萨,在梦中示现给我。

末学平时修行,就是回向自己杀害伤害过的众生,其实造成的伤害和痛苦,何止是只有他们?还有他们的家人啊!换位思考一下,他们恨我都是合情合理的。且不说无始以来自己造作的杀业,就这一世,我的杀业都是非常多的。以前喜欢吃小龙虾,还自己杀了很多,虽然磕大头前十万的时候已经忏悔了,但是确实忘记忏悔自己小时候(大约是13岁左右),用剪子剪了很多小龙虾的腿,抽他们的筋,让父母做给我吃。并且从内心来说,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贪图一时的口腹之欲,导致了众生及他们家人多大的痛苦。末学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可恨。可恨自己的贪心,可恨自己的无明。越是恨自己,越觉得听闻佛法,忏悔业障,受持戒律的重要。并且发愿一定要去受持五戒。

末学跪在佛前,重重的抽了自己几个耳光,深深深深地忏悔,并且发誓,纵遇命难,也再不复造这些恶业。愿一切众生也不要犯末学同样的过错,愿已犯此过的一切众生,都能得闻佛法,末学愿意代为他们忏悔业障。当时流了多少泪,磕了多少头,自己也不记得了,只是那一念至诚恳切的忏悔心,至今依然非常清晰。真诚忏悔的同时,末学也深深的感恩,感恩众生菩萨示现,感恩三宝加持,让自己清醒的认识到人生的病苦,认识到自己的业障深重。愿这个病苦和梦境成为自己将来精进修行的增上缘。 后来因为真实发愿,得到了三宝加持,因缘具足,在宁波阿育王寺佛舍利前,门一法师给我授了居士戒。在此,真诚的将自己持戒的功德回向法界一切母亲有情。


自从那一次病痛后,苦苦折磨末学很多年的风湿四肢关节疼痛,一直也没有发过。最近几个月,偶尔会有脊椎酸痛,末学心里很清楚,是什么业因感得的果报,善用心的看成自己修行不精进懈怠了,末学的善知识们来提醒自己、督促自己和圆满自己了。不抱怨不埋怨,除了忏悔,就是感恩,并且发愿代一切众生承受骨科病痛。所以病痛来的时候,越痛内心越满足越感恩。三宝前不打妄语。

说到受戒,大家可能就是记得一句“尽形寿,不杀生”等等。其实受戒之前,上师四朗培吉是专门请戒师给我讲戒的,明白了戒律含义和持戒意义,内心真实的愿意去受持,才去阿育王寺受戒的。

居士戒其中特别是邪淫戒,师兄们可能会说不邪淫,就是不与配偶以外的人发生两性关系,其实不邪淫远远不止这些。并且在什么情况下属于五戒的破戒,我们都要了解清楚。具体请大家自行查阅一下。否则我们稀里糊涂受戒,稀里糊涂破戒,是非常不慎重不庄严不圆满的。

当末学磕大头到12万7的时候,一个梦境又让末学明白了一些业果。从2000年至2009年末学一直断断续续的面部爆发青春痘,属于很严重的毛囊炎。看中医西医、吃中药西药、买化妆品做美容,花了好几万元。从磕大头忏悔业障后,就没有发过。那晚是梦到脸上长出来很多螺丝。后来回想自己曾经剪过吃过杀过很多螺丝,而且螺丝的肚子里面是很多小生命的,自己的业障真的很大,这一想不免心惊胆寒。所以末学特此转告各位师兄法友,千万不要吃螺丝。如果您正在为发痘痘而苦恼,请您回想一下自己的饮食,赶紧好好忏悔。愿一切母亲有情皆能业障清净,生生世世不行不感不见不闻杀生之业。现在末学几乎每天都会放生一些螺丝,忏悔业障、积累资粮。


当末学磕大头到13万3000多的时候,有天晚上做梦,有一个很高大的人,带我去了一个地下室,里面有好多长的黑黑的、很凶悍的众生,虎视眈眈的看着我。高大的人面色平和地对他们说:“这个是卓玛欠你们的,现在还了,你们算清楚。”

他们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冷汗直冒,已经吓得腿快软了。他们拿起账本,我忍不住偷偷地看他们算账。我的天啊,原来因微果著、欠一要还百还万是千真万确的。记录的是我欠了一个佛像的钱,还了很多很多佛像的钱。如此的,还了很多众生的债。临走的时候,他们的眼神也还是很不友善。

我如实的将这个梦,告诉了师父,师父说:“这是你至诚忏悔故,感得三宝加持,护法护持你去向怨亲债主们还债,化解宿世的恶缘。让你修行和弘护正法的路上,违缘减少。但是你还是要再接再励啊!”

就算是现在,只要末学想起怨亲债主们那愤怒憎恨的目光,心里不免又是一阵冷颤。他们眼神中透露出对我的无比嗔恨和厌恶,自己除了恐惧和害怕,更多的是感到深深的惭愧和忏悔。这都是自己多生多劫以来,对他们的一次次的杀害和伤害导致的。欠他们的虽然还了,为什么他们还是那么怨?末学知道还债只是仗着三宝的威神力还的,自己仍然需要至诚的忏悔和回向,真正的不复造恶业、不伤害众生,才能打开他们的心结,让怨亲债主们也能和末学一起听闻佛法、护持佛法,这才是自己忏悔修行的真正目的。

写到这里,末学再一次深深忏悔,无始以来对一切众生的伤害。上师一直教诫我:“就算我们没有能力真正的去帮助众生,但是至少我们不能故意的去伤害众生。”这句话一直深深地刻在末学的心里,每每想到此,末学就是惭愧地想流泪。

当末学磕大头到14万的时候,念诵百字明也有一段时间了,非常相应。对于出离心及四个共的加行(人身难得,因果不虚,轮回过患,生命无常)都有了相对深刻的观修。但是对很多甚深的法意难以明白,所以发心五天日中一食、止语、夜不倒寐,全身心的念诵百字明忏悔业障,祈愿三宝加持,能够开发心地智慧。

这个五天考验的很厉害,收获也是很大。第一天全身如同跳蚤咬的一般,痒的坐立难安,凌晨的时候,靠墙睡了一会;第二天很多电话干扰,索性关机,凌晨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倒下来昏睡了几个小时;第三天,我没有退失最初的发心,可是天快亮的时候,实在支撑不住,就地倒下睡着了。蒙佛力加持,梦中所见一切,让我心生欢喜,更加有动力的精进修行。第四天的时候,师父说最好是上床睡觉几小时,以保证白天的修行质量。于是11点多上床睡觉,3点起床就磕大头,然后开始念诵百字明,昏沉的现象好了很多,但是散乱还是很多;第五天散乱的状况也好转了,观行和持咒渐入佳境,可是5天时间也到了。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就很期待,一有空就这样在家清净的闭关几天。

磕大头14万7千的时候,在道场参加念佛共修,在念佛观行的时候,感觉一些女性法友身边有小孩子,窗户外面也有小孩子。自己提起正念,觉得可能是境缘干扰念佛,所以观想一切众生皆在阿弥陀佛的法身光明中,自己至诚恳切地祈请佛力加持,慈悲摄受一切有情。过了一会小孩子们很听话的坐下来,开始和末学一起念佛。因为自己虽然很容易在梦境中有感应,但是在念佛持咒的过程中感应是非常少的,觉得有点蹊跷,事后请问了上师。上师很心痛地说道:“过去杀人都是男性,因为要打仗,现在杀人的都是女性,因为堕胎,而且计划生育部门和妇科医生也多是女性。”听到师父这么说,末学明白了……一阵心痛。

虽然自己闻法之前,有不检点的邪淫恶业,但是从来没有怀孕堕胎,而且闻法前,只要一听到别人说堕胎,自己就会难过、头痛,会极力的反对女性朋友堕胎。那一晚,又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是在黑黑的地方睡觉,突然被一个冰冷的,像钳子一样的东西,夹住我的头,接着有刀在割我的肉,然后钳子用力将自己从睡觉的地方撕扯般的夹出来,紧接着将我丢进了一个瓶子。我来不及流泪,来不及喊痛,来不及说一个字就这样被杀了。然后我内心的愤怒嗔恨嫉妒全部都出来,疯狂的折磨捶打报复自己的母亲和杀害我的人,后来又堕入了地狱承受果报。


关于这个奇怪的梦,末学又一次的请问上师,上师说:“卓玛,这就是为什么你在闻法前,就有反对堕胎的慈悲心。看到堕胎的人,你就反感厌恶。这个是等流(果)的习气。因为你自己多劫之前就是这样被残忍堕胎的。因为你嗔恨报复所以又堕落到地狱道,受了无量无边的痛苦。”上师说着说着,我们都流泪了。内心对‘人身难得’又有了更深层的理解。末学当下就对师父发愿:“将来世,卓玛一定要读很多书,成为立法会的代表,反对堕胎条例,让中国有禁止堕胎的法律规定。”师父说:“当然有法律保护固然更好,但是救度众生,最重要的还是愿他们能够与佛法有缘,深信因果,自觉自愿地受持戒律。”

末学写到这一段经历,简直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泪水一次次涌出来,此时此刻正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现在末学在上师的言教下,深深的明白:无论是被堕胎的孩子,还是去堕胎的人,我们都应该怀着慈悲心看待。他们去堕胎就是自己的贪嗔痴作怪,更是给自己将来世种了恶道的因,等待他们的将是无量无边的恶道痛苦。无明中的众生是最可怜最可悲的。愿一切众生皆能与佛法有缘,深信因果,受持戒律;愿所有被堕胎的婴灵都能化解心中的嗔恨,听闻佛法。

当末学磕大头到15万的时候,深感轮回之苦,立志解脱,所以发愿单身修行,弘护正法,报答上师三宝和父母众生恩。也正是如此,业障如同暴风雨般的来临了,简直让人喘不过气。首先是眼睛下面弄了一个很大的伤疤,紧接着是判断错误,损失了很大一笔的钱财。当时自己修学还不是很好,很贪爱自己的色身,所以有情绪波动;外地女子在上海生活很不容易,自己发愿单身修行,这笔存款是用来稳定生活的。当然还发生了很多的事情,特别是父母亲属给予的压力。一连串的事情,让自己退了信心,心里总是会想‘为什么我那么努力的忏悔修行,怎么还有这么多的不顺和逆境呢?’而这个时候,自己业障更加现前----又有人在我面前诽谤正法、灌输邪见,动摇我的道心。


好几天自己都不想说话,手机也一直关着,只是默默的磕头念经,早晚课还是如是的进行着,事相上没有很大程度的退转,但是心已经被境缘所转,道心退的很厉害,甚至对上师三宝有了抱怨。

上师得知后,非常担心我。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对我说:“色身是如幻的,青春美丽看破了,也不过就是一个躯壳,就算是如花的美貌,也终将会成为一具腐烂发臭的尸体。财来财去一场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会因为你有多少财产,去世后就能往生极乐世界,更不会因为你有多少财产,去世后就能不堕恶趣。我们修行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是修学会放下。这财色名食睡,不能太执著啊!我们做人,就是酬业而来的,有些逆境有些苦痛,再正常不过了。你有,文延有,大吉有,师父也有……你再去问问学业事业都一帆风顺,又是三代佛化家庭的春霞,她也一定有。何况,我们面对的一切,都是自己过去世种的因。自己没有种苦的因,哪里会感得苦的果?再说,没有逆境的勘验,哪有你道业的圆满?至于学佛好不好,忏悔有没有用,你再仔细想想,你也有闻法的基础,不要因为他人的邪见,轻易地就丧失了自己的正见。我们做再好的事情,哪怕是再亲的亲人,都会有理解的和不理解的,很正常。不会因为你学佛了做的是好事,也不会因为你们是亲属有血缘的,就一定会支持你理解你,否则哪里来怨憎会的苦嘛?师父虽然是出家人,但是你的压力你的烦恼,真的都了解。因果面前,师父能做的除了回向你,就是劝慰你给予你信心。至于怎样把生活的压力转换成修行的动力,怎样去善用逆境、让逆境成为你修行的增上缘,这个需要你自己开启般若智慧去思维……看你卓玛初发心是那么惊天动地,原来一遇到逆境勘验,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为师还以为你是一个器,看来呀真是的有点看错了……” 师父一向言语很少,这一番苦口婆心的劝慰,让末学深深的惭愧和感恩。那一晚末学痛哭流涕的磕大头,猛励忏悔之前的退转,头都磕破了,出了血。

这一次的开示,真的让末学终身难忘,好像猛的觉醒了,有力量去应对逆境了。自己也反复的、深刻的思维因果,每天花了很多时间来上座做功课和闻思法要,深深的首肯了这些都是自己的业力所致,深深地忏悔自己曾经大言不惭的说已经深信因果。更忏悔之前对三宝的抱怨和怀疑,这都是自己愚痴和情执,导致自己在假相中打转,苦不堪言,唯有至诚忏悔,方能转变业力,唯有恳切修行,方能得以智慧。


半个月后,上师来到上海,末学跪在师父面前,发露忏悔了自己损失的那笔钱,其实是不如理不如法赚来的外快,而自己脸上弄破的大块伤疤,更是自己执著色身、贪图美丽,在香港做激光去除色斑留下的。通过这段时间的忏悔,深深的明白自己脸上的斑和损失的钱财,都是自己这一世乃至多生多劫,邪淫、嗔恨、偷盗和欺骗善知识等等恶业的重障轻报。脸上弄破的伤疤,是通过忏悔转了自己堕落地狱道的果报,损失的那笔钱财,更是转掉了自己堕落饿鬼道的果报。末学除了忏悔,还应该深深的感恩上师三宝的加持啊!

那一天对着上师,忏悔的很深刻。当晚又是不可思议的梦境。再后来学习《掌中解脱》的时候,看到了“关于净业梦境瑞相”的解释,在此不便多言,末学深深的感恩上师三宝,更深深的发愿依教奉行,受持戒律,不舍菩提勤修精进,来报答上师三宝的恩。从那以后,无论是从哪里得到好处费,末学都会毫不犹豫的供养三宝。对于善知识,言听计从,不敢丝毫怠慢。时刻警觉,习气冒头,当下忏悔。

有一次师父对很多道友开示道,“学佛的人都是希望世出世间悉皆圆满,但是这个世间的圆满绝对不是财运亨通、子孙满堂,而是修法的顺缘圆满。如果财富、权势、情爱、健康太过了,成为我们贪执的对镜,恐怕不利于修行吧。你们也思维一下。佛法不离世间法,是没错的。但是如果有福报,也真的能够放下世间法的,我们也不必特意对他们提世间法。反观自心,随喜他人就好了。”

当末学磕大头快到16万的时候,百字明已经圆满了十万的数字,开始供曼扎了。师父特别教授观行,所以从磕大头的动中观,到念百字明的静中观,又到了供曼扎的座上动中观。有几次,当末学观想到十方三世诸佛菩萨即在面前,末学供养的心特别真切,念到“香水敷地花普绽”的时候,竟然真的有了很殊胜的檀香味出现,有几位道友看我供曼扎时候,就闻到过。其实自己也知道香,只是没有特别留意。师兄汇报了师父,师父很欢喜地说,“这个是因为观行相应故,观行中的一切皆能真实。”说明了心力不可思议,一切皆由心想生。

这件事情,不仅是相应了法意,增加了自己闻法的信心,更让自己对观行增加了很大的信心。无论是念佛还是持咒静中观行,还是磕大头动中观行,都在逐步进步。在日常生活的吃坐行卧中,甚至是遇到境缘的时候,自己也在反复熏习提起观行。


正如《入菩萨行论》云:佛及菩萨众,无碍见一切;故吾诸言行,必现彼等前。如是思惟已,则生惭敬畏;循此复极易,殷殷随念佛。

当然进步除了上师三宝的加持,也感恩家人亲属们。因为那一段时间家人给予的压力很重,自己修行的障碍很大,末学深深的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唯有至诚恳切的修行,忏悔多生多劫来障碍他人修行造的恶业,并祈请上师三宝加持,才能转变果报。所以上座的时间特别多,修行的心也特别恳切。所以末学觉得:我们修行量变才能引起质变,当然还要有真诚恳切的愿心做前提。

当末学磕大头到16万5000左右的时候,因缘具足每日放生,也得到上师的赞叹和加持。有一日晚上做梦,梦到放生的时候,众生对我说:“卓玛你可不可以念放生仪轨的时候,增加一遍《心经》?我们畜生道的众生最需要智慧,请您记得念诵哦。”这个梦非常清晰,想到畜生道的众生如此,再想想自己虽然身为人,不也是最需要般若智慧吗?如果没有智慧、没有发心的磕头念佛,不还是在无明妄想中磕头念佛吗?没有智慧怎么去化解深重的情执,怎么去调伏烦恼习气?帮助众生就是帮助自己,就是圆满自己。虽然末学2007年开始念诵《心经》,但是断断续续,从那天开始每天都最少念诵一遍《心经》回向自己和一切有情,皆能得以智慧,发真实的菩提心。逐渐的自己对经文中原先一直难以明白的甚深法意,也有了一些粗浅的理解。般若智慧在生活中和面对境缘时的启用,自己也在关照和反复的串习。

当末学磕大头快到17万的时候,一天上师当着几位道友的面,说道:“卓玛,师父相信你的一切梦境,真实不虚。而且你上座确实比较容易相应,但是很大程度都是你过去生中的栽培,这一世你仍然需要勤修善根。切不可贡高我慢,坐山吃空啊!你的心要低一点,如果带着我慢修行就是自欺欺人,就是往恶道里面修。师父的话,你不用回答用心思维一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末学听了师父的一席话,恨不得钻到地缝里,真的深感惭愧。因为自己的观行,以及对当时修学的法理,还算比较相应,加上还有一些梦中的感应,确实自己的慢心时常抬头。师父毫不客气的当众将我的习气指了出来,慈悲的给某末学敲了一记警钟。虽然当时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但是内心还是深深的感恩上师的。愿我与一切法友共勉:恒常检点,至诚忏悔,克服习气,如说修行,不负三宝所望。


当末学磕大头到17万多一点的时候,刚好去师父的家乡西藏。从发心磕头修行以来,功课没有间断过,这一路无论是近30小时的火车,还是近20小时的长途大巴,末学的磕大头、早晚课和闻思经论都没有间断过。其实春节节假日期间,或者遇到再烦恼再病痛的日子,早晚课和闻思经论都没有中断过。在此,惭愧末学不是表达自己的功德,只是想感恩上师的严谨教导。因为一直以来都是遵照上师的教诫修行,“如履薄冰,至诚恳切,不断相续,实证实修,集资净障,念念善用,切忌空谈”。末学每日如是回向:愿我从今直菩提,心行如理依止师,刹那不离师教授,为求师喜勤修行;愿我生生遇明师,饱餐妙法甘露味,地道功德极圆满,无上佛位迅证成。

2011年8月,有一天早上5点多起来,和上师从甘孜赶路去康定办事。等我们到了康定的酒店,已经是凌晨2点多,做好晚课就休息了。结果第二天师父大早跑来问我:“你昨天晚上没有施食吧?”

哎呀,真的是忘记了,师父说的没错。问了师父为什么知道,师父什么也没有说。我想可能是众生去找师父‘投诉’了吧。其实从末学发心修行开始,基本上是每天没有间断过施食的。但是有时候忙,就会应付一下,发心没有那么圆满的。最主要的是对施食的信心,进进退退,总是感觉自己修行不够,念咒语不标准,猜想众生可能吃不到。


通过这一次的事情,末学真的觉得慈悲无障碍,哪怕咒语念的不标准,只要我们真实的发心,一定得上师三宝加持,一定能够满我们的愿,众生也一定能够吃到。而且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忘记初发心的誓言,既然发了愿,就不能辜负众生、更不能欺骗众生。我们投身在人道,已经苦不堪言,何况是饿鬼道的众生了。他们可能百千万劫都没有饮过一滴水、吃过一粒米了,饥饿之苦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所以从那以后,末学方便的时候,时常持过午不食戒,将功德回向给所有饿鬼道的众生,以及所有即将堕落到饿鬼道的众生。并发愿和观想以自己过午不食承受的饥饿,来承当和分担所有饿鬼道众生饥饿的痛苦,减少他们的痛苦。

当末学磕大头到17万6千的时候,师父经常鼓励我,给我加油。其实那段时间压力是非常大的,因为父母亲属尚未听闻佛法,闹出了很多事情,自己修行的压力和阻力非常非常大。特别是看到自己的亲属在诽谤三宝,看到自己的父亲在酗酒杀生,自己的母亲在嗔恨辱骂三宝,甚至以毁坏佛像来要挟末学,远离三宝、远离道场,那种痛真的是痛彻心扉。可是自己什么也帮不了,什么也说不了,只能更加勤力的代他们忏悔业障,祈请上师三宝加持。得闻佛法后的末学,真的非常感恩,每日法喜充满勤修精进,可是只有父母亲属能够理解支持,末学才会真正的觉得轻松自在。对他们的牵挂,就像压在自己心头的一块顽石。

每次看到师兄法友都是一家老小一起来听经闻法参加共修,末学时常躲起来流泪。自己身边同龄的师兄,王怡、文延、慈云、春霞、邵杰,她们几乎都是三代修行,都是佛化家庭,都是闻法近十年或者以上的。她们的福报很大、善根很深、习气很好,她们在末学的心里就像白莲般得纯洁。再想想自己呢,真的就是染的黑透了,业障大的不得了,就算和大家在一起修学,也是非常的不自信。


但是诸佛菩萨悉知悉见,上师善知识悉知悉见,末学对她们真的没有任何的嫉妒,只有真诚的随喜和赞叹。末学真的也非常感恩她们。自己精进和进步,正是因为她们的优秀,让自己有了动力。一直以来,末学都时常会和上师说这几位师兄的优点;在外地法友面前,我对她们的赞叹都是发自内心的。她们都是末学发心学习的好榜样。

有一天,师父对我说,“修行修得对的人,就是心越来越低。但是心越来越低,不是越来越自卑。如果我们对自己没有自信,那么对上师三宝的信心,也是不真实的。佛说‘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你们都本具佛性。你说的是对的,每个师兄都是有亮点的,我们就是要取长补短,互相增上。你的师兄们真的都很聪明很有善根,但是师父觉得卓玛也不错,也很聪明很有善根啊,光是你畏惧因果,能够难行能行的磕大头就是智慧。不畏阻力能够坚持佛法的熏修就是善根啊。卓玛你想一想,别人的优点,你有信心做到吗?师父觉得给你点时间,你绝对可以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善用心的想一想,如果不是父母家庭的压力,你修行不会有这么大的动力吧?也不会那么恳切吧?你再回头想想你磕大头的初发心,就是因为梦到母亲代你背业下了油锅。如果你父母已经学佛,你就有了依赖,也有了退路,可能还会有慢心和懈怠情绪,哪里还会那样咬钉嚼铁地发心忏悔?师父觉得你不会!”

末学很是感恩师父这一路对我的鼓励,一定会更加努力,让自己的道心不退。关于和上师的因缘,很多法友问过多次。所以这一次特意请示了上师,上师哈哈大笑:“师父怎么知道过去世的因缘啊!师父又没有神通。如果你要写,就如实的写。不要加工即是。”

09年从7月去西藏拜见师父,9月发愿吃素修行,10月初做过一个梦:一头受伤的小鹿,被地位高贵的猎人追杀,后来被一位出家人舍命救下,在鹿角上绑了一个红色的绳子将小鹿放生。小鹿含泪久久不肯离去,围着恩人绕了三圈,最后跪下顶礼。末学梦醒,深知这头小鹿就是卓玛自己过去生,这个舍身救小鹿的僧人,就是末学现世的大恩金刚上师四朗培吉仁波切。

(2007年12月皈依)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的福报真的很大很大,因为我第一次皈依的时候就是皈依到了自己的根本上师四朗培吉仁波切。写到这里,已经22点47分了,末学的眼睛又一次的湿润了,感恩上师感恩三宝。(自己校对文字的时候,看一遍就流一遍眼泪)当善知识和他人赞叹我们善根的时候,我们需要感恩善知识,殊不知多生多劫之前,自己的善知识是如何的给我们种下善根的,或许就是用他们自己的生命啊。大约是一年后,在居士林学习到《大力鹿王济众兽》那一课,佛言:大力鹿者,即吾身,彼群兽者,即今常随众也……末学真的是感慨万千。当我们护持上师三宝的时候,千万不要觉得是自己很了不起,可以帮上师三宝做事,上师三宝那么圆满,根本不需要我们帮忙的,我们应该真诚的感恩上师三宝给我们机会培福。作为三宝弟子,我们都要时常深刻的思维忆念善知识和三宝的恩。末学真诚的愿与师兄法友们互相增上。

当末学磕头到17万8千的时候,在学习《修心七要》发菩提心那一段,念恩,作母等等。但是对于法意只是文字到文字,很难入心。所以师父一直说修行中最难的就是两个观修,一个是视师如佛,一个是知众是母。上师还讲到,一切众生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母亲,藏语是母亲有情,而汉语是如母有情,是稍微有点不确切的。末学的习气很重,以前脾气特别糟糕,学佛后有所转变,遇到境缘脾气是基本很少发了,但是内心的烦恼习气还是没有调伏。遇到境缘,很容易丧失正念。别人说我几句,表面上是不辩不争客客气气的,内心的计较和对立还是特别重。自己也深深的知道:只要心里有对立有烦恼,就是伤害他人,更是伤害自己。哪里会有真实的慈悲心,菩提心就更不用说了。而且对于善知识说的‘万法皆是一心所现’自己根性钝拙,也很难深刻理解和启用。所以在修行的这个阶段死死的卡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末学又一次在梦境中下了地狱,末学对着三宝和一切众生发誓,绝无虚言。这一切都是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当我再次来到地狱,看到那熟悉的场景的时候,有的不再是之前那种恐惧和歇斯底里哭叫。还记得梦境中的我,流着泪仔细的看着正在地狱中受苦的众生,心痛的难以用任何文字来表达。有一瞬间仿佛有了宿命通,每一位众生和自己宿世的因缘,心里突然清清楚楚。他是自己某一世的父亲,她是自己某一世的母亲,她是自己某一世的姐妹,还有他……远远望去,地狱里面正在受苦的无量无边的众生,都是自己无始以来的亲人。而此时此刻,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亲人们受着极大的痛苦和折磨……只能眼睁睁的看……无奈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我的心像碎了一般的绞痛,我的头、我的身体都仿佛要裂开了一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看着……流出的每一滴泪水都充满了无量的痛苦。当流泪已经释放不了内心的痛苦的时候,我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那种剧烈和沉重的痛苦,我在梦中以极其强大的心力,为亲人们向上师三宝至诚祈祷,祈祷的声音仿佛可以穿透整个南瞻部洲,自己的色身也被巨大的祈祷声所穿破,所处的地狱立刻充满了耀眼的光明……

我将梦境告诉了师父,师父说:“当我们真正透发出本源心性力量的时候,那种力量是不可思议的,足以透空色身及五蕴。诸佛菩萨不会做任何一件多余的事情,每一位众生的根性,都是悉知悉见的。你第一次去三恶道,你的劣性就被调伏了很多。这两年多来你真实发心、真实行持。在善知识的促成下你写出自己修行的体会,引起网络上万人的关注,增加无数道友的修行信心,并且带动了上百人开始磕大头念诵四皈依及佛号的修行。目前为止,已经有好几位你素未谋面的网友向师父汇报磕头至6万了,你没有辜负三宝的加持!而这一次地狱的经历,也会对你理和事上的修行有很大的帮助,你用心的思维。弘扬佛法不一定是坐在高高的法座上,将来你如实地写出你这一次的经历,增加大家修行的信心,这就是弘扬佛法,就是报答父母众生的恩情,这样才是报答三宝的恩,也是对师父最好的供养。”

两次去地狱心境的转变,让我深深的首肯:“一切皆是自己一心所现”。发菩提心就是和本源相应。而且心力真是不可思议。自己更是觉得修行真是要在心地上下功夫。心清净则一切清净,转心转念才能转业,业转了当下就是极乐。末学时常的忆念那一夜的梦境,观修平等心,慈悲心。面对人事物,大多数的时候,自己都会去如法的思维和应对。面对别人的嗔怒和侮辱,自己内心的烦恼也在慢慢地减少。其实修行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冤亲债主,而是自己的深重情执。修行就是和自己情执习气烦恼做斗争的一个过程。真实修行,降伏自心是首要的。

所谓的怨亲债主,其实你们是我生生世世的父母,多少劫来我的身体发肤都是受之于你们,我感恩您;现在你们是来勘验我的道心、圆满我的道业的,我还是感恩您;你们与我一样本具佛性,将来因缘具足,你们一定会与我共成佛道,成为极乐的莲友,我更加感恩您。如是这一念,二念,三念,我还有什么计较?还有什么对立?我们求生净土是需要圆满六度的,如果没有父母众生做对镜,我们怎么圆满呢?想布施都没有对镜啊!

很多修密的师兄带着所谓的法器,避免非人的侵扰,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能得到安宁的,但是真正守护自己、让自己得以安宁的,就是了知一切众生为母,爱护他们胜过爱自己的菩提心。末学深深的知道:只有长期且密集的佛法熏修,才能让法意在心里相续;也只有证悟了空性智慧,调伏了烦恼,世俗的菩提心才能变成胜义的菩提心,末学虽然有了初发心,但是还是差的太远,所以师父一再嘱咐“慎勿放逸”

这一次,末学深深的记住了梦境中----自己以极大的心力去祈祷三宝,这种心力一直在我念佛持咒磕头修行中反复的训练启用。当我们有了拔一切众生苦的愿心,并加以真实行持,就一定得上师三宝加持。慈悲无障碍,心力不思议。为了让父母众生远离诸苦,我们要至诚祈请三宝长住,也要真诚发愿弘护正法,但是无论如何,首先我们自己要觉悟,依教奉行,以身弘法才是最殊胜的。诸佛菩萨都是发菩提心成就道业的,只有我们发了菩提心才是真正的报答上师三宝的恩。祈愿上师三宝加持我们心不退转,时时刻刻皆能如是行。

当末学磕大头到18万多的时候,状态到了最好的阶段。有时候连续磕大头八百、一千,都可以完全在观行的相续中。没有一滴汗,没有一丝毫的疲倦,时间也完全忽略了,根本没有意识到已经磕大头接近两小时了,而且觉得身心非常自在。没有所谓的前念后念,当下就是一念恳切的忏悔业障,至诚的礼敬诸佛。这个状态后来也运用在了座上修定,有时候上座念佛三小时,都一直会在观行相续中,越念所缘越清晰,越念越法喜。以前观行的时候总是觉得所缘会忽远忽近,现在终于明白,除了要对所缘缘念到非常熟悉的状态,还要自己的心足够的清净安定。因为观想的所缘也是自己的一心所现。心清净安定,所缘自然明然清晰。而结合无常观来思维,时间也真的是无有常定的。专心的时候一小时都是那么快,心散乱的时候半小时就像半天那样难熬。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由自己的心力所展现的,思维到这里,真的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接下来末学一直反复的思维:礼拜的所缘、行礼拜者、礼拜之修持三者,其本质皆为缘起性空,以因缘聚合而示现。末学一直觉得自己很笨,业障深重,对佛法文字的修学的障碍很大,就知道磕头念经,看着师兄法友们都能理解和契入空性,自己也是干着急。这一次能在磕大头中偶然尝到了空性‘滋味’,与空性有一瞬间的相应,都是上师三宝的加持,增加末学修行的信心。便于自己对于空性的观行和实修都有很大的帮助,感恩上师三宝的加持。当然自己也只是在法理上有些许的领悟,仅仅是文字上粗浅的了解“三轮体空”的内涵,但是在遇到境缘的时候,启用还是有难度,落实也还是有距离。特别是面对上师的公开严厉批评,自己真的还是情执深重,透空还是做不到。所以末学一定会好好修学,好好改过,继续努力。

师父一再教诫,“法理是用来落实的,而不是用来空谈的。如果我们只是一张嘴在空谈佛法,内心的烦恼习气还是那么深重,没有真实的转变,那么真的太可悲了,太辜负佛法了。”自己很惭愧,以前话总是很多,现在其实话也会很多。所以需要改正,少说话多观行。

师父还开示:“关于观行,菩提心,空性正见,是佛法中极为殊胜的,谈论的人物时间地点都要尽量庄严,而且没有请问,不用自说。佛法不是拿来做人情礼物的,当然也不是用来教化别人的。很多人看到别人有烦恼,就是抛出一句‘万法皆空,何足挂碍’,可是事情一旦轮到自己的头上,烦恼对立痛苦就来了。我们修行不能因为自己了解了一点文字般若,何况文字般若我们都只是了解了一点皮毛,就觉得自己已经真的契入空性,真的空掉了,满口大道理,是完全不对的。”师父的开示愿与大家共勉。

当末学磕大头快到19万的时候,供曼扎也快要圆满十万。大家都会以为真正五加行中磕大头是最累的,其实供曼扎才是真的辛苦。一天3000的功课,需要十小时完成。供一个7堆的曼扎,右手差不多要动20多次,左手一直是托着。一天下来光是右手就有6万多的动作。而且供曼扎身体没办法坐直,还要观行、持咒、上供。所以真的很累。磕头两年多19万,末学一个退转不磕的念头都没有出来过,但是供曼扎已经到了8、9万,居然那种不想修的心念跑出来了。不过不修的这种想法也就是累透了,胡思乱想的想想而已。就算是师父真的让我不修,末学肯定也不会放弃的。

有时候供曼扎实在太累了,就停下来靠在墙上睡一会,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水也不能多喝,因为怕总是要去洗手间,浪费时间。

末学在磕头的时候有足够的运动,再上座念诵百字明,到长时间的上座供曼扎练习,业障确确实实减少了很多,所以两条腿的功夫也越来越好。百字明和供曼扎很多时候都是双盘进行的。双盘血液循环更好,也更容易让心安定下来。但是双盘腿只是一个让心定下来的方式之一,而不是执着腿子功夫时间长短的。自己以前上座念佛持咒,痛得龇牙咧嘴屏着双盘了两小时,时间是合量了,沾沾自喜。可是忽略了上座修行的质量。在上师的指正下,首肯上座就是应该专注在摄心持诵上。

末学自己修行常常会执着在相上,‘磕头多少,打坐多久,念佛多少’,当然这些都是勤修,很好,但是我们一定要知道我们所修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消除业障,增长定力,以开发智慧,增上菩提心,调伏烦恼的。师父开示:“如果学佛修行变成强身健体、修腿子,甚至是变成了口头文字、数字游戏,不仅辜负了自己,也辜负了佛法,岂不可惜哉?

当末学磕大头到20万的时候,圆满供曼扎十万,也开始了米则玛的念诵。在闻思方面,也用一年时间修学了《掌中解脱》,半年的时间修学了《三主要道》,对上师给予自己修行的次第非常有信心,也真实的觉得菩提心和智慧心是不二的,感到菩提心的重要和珍贵,所以现在至心修学《入菩萨行论》。很多人说闻法难以契入,末学供养大家的一句话就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功夫不负有心人

这期间来自父母亲属的压力丝毫没有减少过,来自各方各面的勘验也是非常猛烈,但是自己的心慢慢变得自在,不像之前那样纠结痛苦嗔恨烦恼忧虑牵挂了。末学除了深深的忏悔自己的业障深重,就是勤力修行祈求上师三宝加持,用慈悲心来化解自己的嗔恨和烦恼。我们修行,业障能消除多少,是从根本拔除,还是从末枝剪少,完全取决于我们的忏悔心力是否猛励、忏悔的四力是否具足,和修持是否能恒常相续。

近期,师父有一次在给弟子们开示修行问题的时候,有点不客气的说道:“汉地的徒弟很有福报,无论是生活的环境,还是修行的环境,都是比藏地的要好很多,但是越是养尊处优,越是难修啊!太艰苦不利修行,但是太优越了,也不是件好事啊!还就是大家……师父没有什么神通,就是一个普通的比丘,不敢说自己有什么修为,但是自己觉得自己是一个深信因果、持戒严谨的比丘,不愿意随便说话、不敢乱说话。成佛的路就一条,就是奠定在深信因果,受持戒律上,佛陀在世宣说佛法,并没有说出家人修的一条路,你们在家人修的是另一条路,所以你们和师父都一样。那么你们大家真的要注意,师父感觉大家吹牛的太多,吹太大了。空谈和吹牛这个习气很不好。”

末学虽然觉得自己业障深重,说话时常语无伦次,一紧张一激动就废话连篇,但是自己真的没有吹什么牛。但是转念一想,会不会是自己认识不到自己的习气,所以就特别请问了师父,“师父您那天说的吹牛,我……我在您面前是透明的,吹不吹你应该知道,难道您觉得我会吹牛?”师父大笑起来,“我觉得你没什么吹牛,真的。但是你一直说王怡的嘴巴是你要学习的,所以以后少说点话,话少是非就少,是非少,心就能清净一些。心能够清净,所遇的一切境界都将会清净。”

末学很惭愧,习气依然很重,烦恼很多,师父的教诫真的非常针对。自己一定要改正这个问题。 如果没有在心地上下功夫,无论在数量上修的如何的惊天动地,也无论在嘴上说如何的天花乱坠,对于自己化解情执、调伏烦恼和了脱生死,都是助益不大的。末学深知作为护持三宝、护持道场的女居士,更要善护口业护持自己的清净心,念念关照。这一点上自己真诚的向上师三宝忏悔,并发愿一定要时刻警觉.

很多师兄都会随喜末学,可以有机会亲近善知识。反观自己情执真的非常深重,特别是对上师的情执很重。所以面对师父的高要求严标准,甚至批评,还是会感觉压力很大,有时候也会卡在那里痛哭流泪、夜不能寐。其实内心明白:这都是师父出自对末学的无限关爱和慈悲,但是正因为法意不能在自己的心里扎根,护持上师也是带着情执去护持的,虚荣心和慢心也没有真实的调伏,所以才会这般烦恼。末学应该深深的忏悔,深深的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