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认准戒杀放生网唯一域名:www.jieshafangsheng.com,谨防冒充!
logo
  • 放生时间

    周一到周日: 7:00am-11:00am

  • 联系方式

    wx:jieshafs(备注原因)

  • 放生地点

    郊外非私人承包的水域

发布人: 戒杀放生

  • 2017-08-20 15:13:32
  • 2804 次点击

索达吉堪布 喇荣五明佛学院大堪布

戒肉茹素有无量的功德,食肉则有极大过患,但在藏地,佛教徒食用三清净肉于菩萨戒与别解脱戒均不为破,更不等同于杀生与外道的行为。—摘自《放生功德甘露妙雨》


  “与父亲在一起的三年时间,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礼物。我发现了他惊人的幽默感。
  
  我重新认识了他,认识了他年轻时的英俊和野心,认识了他作为我父亲之外的一面。
  
  我与父亲以如此美丽而充满尊严的方式说再见,我对他和与他相处的日子充满了感激。”
  
  “给你爱的人打电话,让他们知道他们对你的重要性;
  
  给你的父母、祖父母、你的兄弟姐妹打电话。不要再等,否则你将会遗憾的。”
  
  ───摄影师菲利普·托里达诺PhillipToledano
    
“与父亲相伴的日子”(Dayswithmyfather)是PhillipToledano拍摄的一套写真散文集,记录了母亲去世之后,他与父亲相处的点滴生活。以下就是他的日记影像。

通过时而悲哀、通常是幽默和充满爱意的观察,我们跟随托里达诺的眼睛,看到一段坦诚而让人感动的回忆。
  
  母亲在2006年9月4日突然离开了人世。

  她去世后我才意识到为了不让我父亲的精神状况影响到我,她曾给予了我多少的保护。
  
  他不是精神错乱,只是失去了短期记忆。

  我带他去参加了母亲的葬礼。可是回到家后,他每隔15到20分钟就会问我母亲去哪儿了。  

  我尽量小心地跟父亲解释母亲已经去世了,我们也参加了她的葬礼。

  但是这对他来说是极为震撼的消息。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为什么我没去参加葬礼?为什么我没有去医院探望过她?”

  他对这些事情都失去了记忆。   

  过了一阵子,我意识到不能再这样告诉他母亲已经过世,说了他也不会记得,

  重复她的离世简直就是对我跟父亲的折磨。

  因此我决定告诉父亲,母亲是到巴黎去照顾他生病的弟弟。
  
  这篇日记,记录了我和父亲的关系。为了我们在一起为数不多的日子。    

  父亲年轻时是个帅小伙。

  事实上,20世纪40年代,父亲是好莱坞的一位帅气的电影明星。
  
  然而,在此时,父亲在面对镜子时,多了一份感伤,

  因为他不再能够看到飒爽英姿的自己。     

  几个月前我试图带他去看医生,

  在路上的时候他还不忘朝大堂的镜子里瞥一眼。他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坏了,

  直到我找到一只‘黑色铅笔’把他的白发涂黑,他才愿意出门。

  就是这样的父亲,我才无比痛心。

  我翻遍整个屋子,才找到这些手稿。它们记载着父亲灵光一现的想法。

  上面零零散散的写道:“人们在哪里?什么在继续?感觉为何如此失意?”   
  
  我父亲和我的妻子卡尔乐手拉手。真是不可思议,他竟然注意到那些微小的细节。

  比如卡尔乐描眼眉了,或者她穿了一条新连衣裙,父亲都会评论一番。

  他会对她绝佳的外表大加赞美,他特别愿意看到她穿短裙。这让我感到十分惊奇。

  父亲体力大不比往前,总是容易感到乏力。   
  这是我的伯伯罗夫,一直没有让我父亲知道伯伯去年已辞世。
  我父亲常告诉我,他想离开世间。他说是该他走的时候了。

  在只有一半记忆的暮年,对父亲来说,没有生活可言。

  但是他是我唯一余下的亲人。我是个独苗。他之后,就只有我。

  有一天,他又告诉我,他想死。

  我告诉他——问题是他已经锻炼一辈子,身段很好。

  他看看我,竖起拇指,说:下回,我就待床上!

  他可能记不了那么多,但是,依然很敏锐。  

  这是我家宠物乔治,父亲永远不会忘记她的名字,因为他叫乔治“笨蛋”,

  父亲说它能有人的行为,同样父亲也认为乔治很聪明,应该去拍电影。   

  父亲每天坚持喝大量的水,以促进新陈代谢。   
  父亲会在厕所里花掉不计其数的时间。因为他没有短期记忆,
  
  他每次可以在里面待上2到3个小时。这既让我痛心又让我恼火。
  
  他会刚坐下又站起来,在提裤子的时候说:“等一下,我要上厕所。”
  
  如果你要跟他讲理,跟他解释他已经上过了的话,他就会看着你,像看一个傻子。   

  我很喜欢这一瞬间。有一阵子,一切东西好像都恢复正常:

  母亲没有死去。我们也不用假装她去巴黎。她只是去商场购物,很快就会回来。

  这是多么的美好。

  此时此刻,我只想说,大爱无言。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母亲直到她去世都总是反复做同样的饭菜。

  因为这是父亲唯一愿意吃的东西。
  
  鸡蛋是他唯一会有规律吃的东西,比如,炒蛋、鸡蛋沙拉、中餐馆的鸡蛋汤,

  他吃的鸡蛋不计其数。可我带他去看医生的时候,他的胆固醇却无比正常。

  我将两个小蛋糕放在父亲的胸口上,父亲也被逗着哈哈笑了起来。
  父母要我的时候已经上了一定的年龄,我成人时父亲也退了休。

  但是对于我那有事业心的父亲而言,这才是他第二职业的开始。

  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传奇的说书人,在我的记忆中,我非常喜欢听父亲讲故事。

  同时,对于父亲荣获奥斯卡最佳表演奖,我感到非常的骄傲。
  
  如果父亲心情不好,我就会让他给我讲个故事,

  当他沉迷于故事中的角色时,他所有的不开心就会烟消云散。

  这张是父亲为我拍的照片,照片上的我戴着母亲去世时佩戴的戒指。
  恰巧的是,这张照片流露着我是多么爱我的父亲。

  父亲是一个很有事业心的人,对于他而言,一切皆有可能。

  父亲经常敦促我努力做事,努力工作。事实上,当时有点被父亲逼疯。

  如今,父亲总是问我:“在事业上,你都做了什么?将来的你应该是怎样的?”   

  记得那天是母亲的生日,以前总是忘记,可是那个早晨我却梦见了她,

  母亲爽朗的笑着……如果她仍健在,应该是81岁。(亲爱的妈妈,生日快乐!)   

  我们都深爱着对方。现在他去了巴黎,跟母亲在一起了。

  我想感谢大家深爱着这一切。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任何人会关心,除了我。

  我深感荣幸能感动这么多人的心。
  
  我知道,如果父亲知道我在干什么,他将非常高兴。

  他也希望人们记住他的故事,是一个关于生命的故事。

  我一直都很惊讶父亲对母亲的爱。是一种不会间断的力量,就想阳光一般。
  
  父亲从来都不会停止思念我的母亲。
  
  就是这样一种状态,证明了他深爱着母亲,还有他们曾经拥有的那段爱情。   

  父亲一直很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每天早晨,他都会坚持做柔软体操。

  父亲为了回到自己年轻时的健壮,每次喝橘子汁时都会在其中放一个生的鸡蛋。

  父亲经常调侃地问我要不要也加入他,可我却说,这种饮食习惯极其恶心。   

  今天,是父亲98岁的生日。   
  这是我父亲的另一面—可爱,戴着眼套闭目养神,这样的情况比以前多了许多。   
  除了我事业的成功,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够使得父亲开心起来。

  现在我正在力争《纽约时报》在纽约地区价值上千万的广告,

  或许会实现,或许又不会,但这都不重要。

  重点是我会尽我的能力让父亲流露出笑容。   

  父亲的所有事物都很简洁,也放置的井然有序。这也是父亲的生活态度。   
  前些日子,我买了部父亲出演的电影,下午,我们一起欣赏。

  在这部电影中,我看到了我非同一般的父亲,

  不仅是因为他是我的父亲,更是因为他很出色。   

  父亲很喜欢随手写些东西,害怕有些事物消失了就真的会不复返。
  这样显得更老了。很奇怪,母亲去世已经掩盖得很好。

  当父亲问她在哪儿,我仍然说她在巴黎。
  
  但是当他问我她在那里做什么,我会说她在竞选一个非常有名的马戏团。

  然后我开始表演:把我的头放在狮子口,走铁丝,跳火圈。我们都笑了。   

  有时候,当他在讲话的时候,他会停下来,叹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

  我知道,他也知道。关于一切。关于我母亲。   

  父亲昨天走了。我整晚都和他在一起。牵着他的手听着他的呼吸。

  他死的时候我和妻子在旁边陪着。
  
  我不想让他自己去,被陌生人包围,或插入器械,

  我知道这听起来奇怪。但我真的很感激。我们都深爱着对方。

  父亲的专属座椅,因为父亲的去世,也变得暗淡。   
  父亲刚出浴,瞧,很是可爱,但是也让我多了一份不舍。
  父亲对他所感受到的爱、关怀都无比感恩。

  现在,父亲总会说他如何爱我,认为我是个天才。
  
  这些话他从来没有对我讲过。

  真的很感谢上天,在这段不平常的日子中,我们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