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认准戒杀放生网唯一域名:www.jieshafangsheng.com,谨防冒充!
logo
  • 放生时间

    周一到周日: 7:00am-11:00am

  • 联系方式

    jieshafs(不备注原因不通过)

  • 放生地点

    郊外公共水域

发布人: 戒杀放生

  • 2017-08-17 21:22:46
  • 10996 次点击

索达吉堪布 喇荣五明佛学院大堪布

世亲论师说:“释放遭杀众,如是赐生命,断除害有情,获得长寿命,护士医师者,施药不损众,即成无病者。”—摘自《放生功德甘露妙雨》



  据《中国日报》报道:据美国媒体13日报道,位于宫城县和岩手县的三座小城遭到了灭顶之灾,除了数万人伤亡失踪之外,这些小城也基本消失。其中一座小城气仙沼位于宫城县,日本《读卖新闻》称这个小城遭到了历史上最严重的破坏,并将震后的小城形容为“如同地狱一般”。据英国《卫报》报道,在11日当晚,地震引发气仙沼多处着火,直到第二天早晨“整个城镇还处于一片火海中”。

  图为震前:清晨5点,破晓,在日本最大岛屿本州岛东北端的气仙沼市,75吨死鲨正在被小心翼翼地做处理,每20只鲨鱼为一堆,井然有序地堆放在“屠场”当中。气仙沼市的渔港位于日本东北部的宫城县,也是日本唯一被用于捕鲨的港口。
  
  在这里,每周六天,工人们静静地穿梭于被鲨鱼堆分开的过道,熟练而迅速地从这些被夺去生命的灰白色尸体上割掉胸鳍、背鳍和尾鳍。

  
  在开始取鲨鱼的胸鳍、背鳍和尾鳍前,工人总是把鲨鱼尸体排放成整齐的一堆堆。在今年7月初仅仅两天的时间里,便有119吨大青鲨(Prionaceglaucaof)、10吨鼠鲨(Lamnaditropis)以及3吨短鳍尖吻鲭鲨(Isurusoxyrinchus)被搁在气仙沼市的码头。
  
  上午7点,鲨鱼的尸体被一些工人们用输水管冲洗干净。另一些工人,开着推车把鲨鱼尸体码放成干净整齐的一堆堆。

  
  早上8点,工人们组成小团队,开始静静地穿梭于被鲨鱼堆分开的过道,就像日本汽车工厂里的机械人一样,迅速地从这些被夺去生命的灰白色尸体上割掉胸鳍、背鳍和尾鳍。
  
  被掏空内脏、割掉胸鳍、背鳍和尾鳍的鲨鱼仅剩下一具空空的皮囊。图为被处理后的鲨鱼尸体被堆叠在一起。

  
  在工人们处理鲨鱼的时候,仍然不断有新捕捞来的鲨鱼源源不断的运进工厂。鱼翅汤是气仙沼市当地的传统菜肴,在古代它还是日本一个被遗忘的小角落。然而伴随现代捕鱼技术的日趋先进,这一传统得以发展。
  
  一条鲨鱼的尸体被托进鲨鱼处理工厂。据日本渔业署数据显示,日本国内猎鲨取鳍的数目自上世纪60年代末以来有减半趋势1969年,日本捕捉并上岸的鲨鱼总数约6万5千吨。而去年的总数则降低到3万5千吨,其中气仙沼市的捕鲨量占了全国约90%。

  
  一条条鲨鱼的尸体被运进鲨鱼处理工厂,在工作开始前,血淋淋的尸体被整齐的摆放在一起。在气仙沼市,被捕获的鲨鱼是被完整送上岸的。在那里,每只鲨鱼的每个部分都会被处理过,然后制成各种消费品。
  
  6点30分,鲨鱼堆基本分配完毕,工作开始。第一道工序——这些可怜的鲨鱼先被掏空内脏。它们的心脏,一个个被穿着色彩明亮的胶靴和背带裤的男人们熟练地取出。

  
  气仙沼市发展出一种“特别菜式”——如果你足够嗜血,可以在当地吃到鲨鱼心脏刺身。当地人称其为来自异国的“佳肴”。图为在气仙沼市超市里出售的鲨鱼心脏。
 
  气仙沼市不乏旅客:一部分人是被宫城县崎岖的海岸线所吸引,前来享受这种美好的徒步旅行,而另一部分则是海鲜迷,前来寻找令他们味觉为之一震的绝对新鲜的异国海味。
  
  工人们用黄色的小塑胶篮子装被割下的鱼鳍,这些篮子很快就会装满,然后称重。经由气仙沼市处理过的鲨鱼鳍,有一半被中国预定,主要是香港和上海。对于那些中国富豪而言,气仙沼市的鱼翅便是优质或者奢侈的象征,甚至已成为流传于圈内的顶级品牌。
  
  工人们用利刀,熟练而迅速地从鲨鱼的尸体上割掉胸鳍、背鳍和尾鳍。据自然资源保护管理论者表示,气仙沼市这种肆虐行为已经严重地危机到了全球鲨鱼的数量及平衡。

  
  工人们用利刀,熟练而迅速地从鲨鱼的尸体上割掉胸鳍、背鳍和尾鳍。鲨鱼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才能成年,而以这种空前的速度将它们拖出海洋无疑剥夺了鲨鱼繁殖的机会,从而将它们慢慢推向灭绝的深渊。
  
  工人们用黄色的小塑胶篮子装被割下的鱼鳍,这些篮子很快就会装满,然后称重,最后送到附近一架卡车上,由一个拿着记事本的男人负责交易细节。

  
  被割下鱼鳍的鲨鱼尸体上留下一道扎眼的血口子。在古时,鲨鱼鱼翅有时会作为黄金的替代品,被日本商人用于与中国的交易,由此足以窥见鱼翅的价值,也正因如此,不难理解如今日本对翅片干燥场所的所在地仍讳莫如深。
  
  一位工人把被取掉内脏和鱼鳍的鲨鱼尸体拖出工厂。对于那些看过在海上割掉鲨鱼鱼鳍然后又再度将它们扔回海中的人而言,残忍是他们控诉这种危及鲨鱼存亡行径的论证焦点。

  
  工人们用黄色的小塑胶篮子装被割下的鱼鳍。气仙沼市加工的鱼翅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供国内消费。和中国一样,鱼翅汤也是日本的婚宴、公司宴会以及其他特殊场合上极为常见的一道菜式,用以显示举办人的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