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认准戒杀放生网唯一域名:www.jieshafangsheng.com,谨防冒充!
logo
  • 放生时间

    周一到周日: 7:00am-11:00am

  • 联系方式

    wx:jieshafs(备注原因)

  • 放生地点

    郊外非私人承包的水域

发布人: 戒杀放生

  • 2017-08-18 19:16:52
  • 24492 次点击

索达吉堪布 喇荣五明佛学院大堪布

有人以为藏地食肉是密宗风行所致,事实并非如此。确实基于密宗最高的见地,吃肉与双运、降伏等一样皆属于密宗的最高行为,但这仅对于证悟很高的瑜珈师而言,非一般凡夫所能企及。—摘自《放生功德甘露妙雨》



陈大惠,原央视著名主持人。四年前,他请长假做义工,专门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在不久前举行的河北省第二届公民德行教育论坛上,他对一些问题人士进行了采访。

下面这个采访是一个古书里才有的故事,一个来自山区的坏媳妇讲述她的悲惨的人生故事,她不孝父母、偷情通奸、破人家庭,天上晴空一声惊雷,就把她家的房子给劈了……

我从小叛逆心特重,特别爱嫉妒

陈大惠:今天这个采访啊,是在古书上才有的故事,我们想都想不到,真的是闻所未闻,但是不是真事呢?真的。那我们下面就来问一下这个老师她的详细地址和姓名。

被采访人:我来自吉林省扶余县陶赖昭镇,我叫张红霞,今年31岁。

陈大惠:各位我们常听说啊,你要是不孝养父母,那是大逆不道,天理不容啊,我们今天人对天理不容这四个字没有概念,什么叫天理不容?各位,你如果不孝顺父母,你抛弃老人警察不来抓你,老天都饶不了你!我们过去听了之后,也许想算了吧,这是封建迷信我才不相信呢!都什么年代了,我骂我妈妈,我打我爸爸照样活得挺好。你不要着急,我们来听听,这位老师她的亲身经历,一个非常纯朴山区农民的故事。她悲惨的人生,非常悲惨,家里是出了人命啊。好啦,我们现在就来寻找她的根源,她当初种了一颗什么样的种子,小的时候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被采访人:我从小叛逆心特重,特别爱嫉妒,看到亲戚家的姐妹过得比我好,比我穿得好,我就怨恨我的父母。我们姐弟四个,我是老大,我就嫌家里穷,我说你看人家孩子,穿得那么好,吃得那么好,你们要不生这些孩子,都属于我一个人的了!我从七岁开始,就特别怨恨父母,特别是在吃饭的时候,就惹他们生气,直到我爸哄我才上桌吃饭!

陈大惠:不听父母的话,而且嫉妒心特别强,那对你兄弟姊妹呢?

被采访人:我有时候会瞅他们特别不顺眼,有了他们我妈和我爸就开始不爱我了。

陈大惠:你的想法就是,这些好吃的,好穿的,最好都自己享受。

被采访人:我那时候特别的自私。看见人家好,就寻思,我要是能上他们家就好了,我为什么要出生在这个家里。

陈大惠:那后来呢?长大之后还嫌家里穷吗?

被采访人:我整天都想离开这个家,长大之后我跟我丈夫,认识一个月就结婚了,主要的目的就是我嫌家里穷,再一个就是他长得帅,我要嫁给他的时候,我妈我爸不同意。

陈大惠:当时父母不同意吗?

被采访人:嗯,都劝我。我就说死话,我就说我宁可将来要饭,我也不要进你们家大门口。

陈大惠:那么怨恨父母啊!

被采访人:我妈我爸当时特别伤心。我也不管他们,我还坚持着要结婚,结婚之后。我嫁到他家,发现他家更穷。

陈大惠:穷到什么程度呢?

被采访人:都是破房子,漏锅。

陈大惠:破房子,漏锅。您岂不是更抱怨了吗?

被采访人:我特别地怨恨,我这命怎么这么苦啊!在家里那么地穷,那么地苦,我到他家还得干那么多的活!他还欠着别人家很多的钱,我就整天的怨恨,从来都没有开心过。

陈大惠:这个时候我听说,你丈夫的老奶奶啊,老人家要到你们家里边去住,那你是什么态度呢?

被采访人:我奶奶83岁,她到我家的时候,我看她拿个小包,就不说话,摔门,她特别要脸的一个老人,她一看我这么摔门,就伤心地走了。

陈大惠:然后呢?

被采访人:然后不到半年她就去世了。

陈大惠:啊,去世啦!83岁老人家啊,民间老话,你这么对老人你有罪啊,天理不容啊,什么叫天理不容呢?下面接着往下听,你不是不相信吗?好了,你把老奶奶赶走了,把她给气死了,后来怎么样呢?

天上打雷,怎么能劈到我们家呢

被采访人:也不到半年吧,天上打雷没有下雨,先是打两个小雷,后来咔嚓一个大雷,就劈在我们家房上,就把我们家房子给劈着了。

陈大惠:你们那是个草房是吧?

被采访人:对,是草房,当时我跟孩子坐在炕上,一个亮光,从我和孩子当间就过去了,窗户“噗”一下,可响了,就给打开了,我抱着孩子下地就跑到我爸那屋了,之后我家的被服、房子就着了。

陈大惠:当时这个事情你们全村的人都知道?

被采访人:嗯,全都知道。

陈大惠:然后就全都去救火了是吧?

被采访人:嗯,全去了,因为大家都认为我们一家三口都特别地老实,都认为我们倒霉。

陈大惠:其实不知道你干了这么伤天害理的事。

被采访人:我当时就认为我倒霉,就认为天上打雷,怎么能劈到我们家呢?就认为雷劈歪了。

陈大惠:那个雷劈歪了!唉,这个人糊涂之后啊,给他判了刑,他也不知道自己错在那了!哎,我们今天可以到监狱里去调查一下,很多人都说自己冤呐,我不该被判这么重的刑啊。各位,我们知道学了传统文化,我们就知道,善和善发生感应,恶和恶发生感应,善的能量发出去之后啊,一定得到一个善的能量的反作用力,哎,这是牛顿第三定律啊,你说这么恶,把老奶奶赶走了,气死了,大不孝啊,这个能量啊,恶啊,违背人伦啊,违背自然规律啊,为什么这个灾祸降临到我们家头上呢?《易经》里面讲,积恶之家啊,你家里遭恶事,那个灾难,没完没了,这是几千年传下来的,这个不会错啊。各位你说这个雷劈歪了,它歪怎么就歪到你们家去了呢?各位啊,我们就是个糊涂,她非说是劈歪了,你说怎么办?就是不觉悟。刚才这个小伙子也是,你说五十多人打架,怎么那一刀就砍在自己脑袋上,你说他砍歪了,你说这怎么好呢?

种种的灾祸到自己的头上,都是因为感召啊,反作用力,报应啊,你没有发出恶的能量,怎么会受到恶的反作用力呢?怎么会受到恶报呢?真理啊,科学吗?所以我们大家看古书老看到,这种天打雷劈啊,她不相信,认为这个都是用来吓唬人的,好啦,今年是2010年啊,这是都过了多少千年了,大家明白啦,那个自然规律不会改变啊!你不孝顺父母,气死老人,大逆不道啊!我们接着往下听。那么你现在这个房子烧了,烧了之后要重新盖房子啊?

被采访人:学习传统文化,我才联想起来,为什么会打雷劈我,我奶奶30多岁就守寡,她那么有德行的老人,被我赶出家门。在家还不孝顺父母,老天没把我劈死,这都是对我好的惩罚。房子烧着之后,我们割点草,自己又盖上了,盖上之后我特别地怨,从没想到是我自己错了,我就觉着我自己命苦,我为什么要嫁到这个家里来,为什么我会过这么样的苦日子?我特别怨恨我的公公,就嫌他没有给我攒下家产,你看看人家又有房子又有地的,为什么我没有?

陈大惠:我们听到了吧,这个儿媳妇过门之后啊,想的都是怎么和对方老人要钱,要房子。像你们这么偏远的地区,也有这种陋习、这种风俗吗?就是一定要要多少彩礼,是吗?

被采访人:对,这是留下来的习惯,都得要彩礼,谁要的少,就觉着太不值钱了。我结婚的那个时候要两万到三万,现在是八万到十万。

没有了人道的教育,这个人就越来越糊涂了

陈大惠:各位观众,我们想想这个当父母的,好像就跟有罪一样啊,我当你的父母啊,你到结婚的时候啊,我还要怎么样呢!我还要再给你10万块钱呐,大家想一想,农村住草房的地方啊,给儿子结婚,娶个媳妇还要给人家8到10万块钱,这不是喝父母血吗?话又说回来,今天的年轻人,已经糊涂到家了,已经恶到了极点了,怎么讲呢?你说你作为媳妇,你到了人家家里,你什么贡献都没有,平白无故,凭什么跟人家要10万块钱啊?这不是成了打劫抢劫了吗?人家把儿子给了你,你们俩成了一个家庭,你作为一个媳妇到人家家里,这么年轻20出头你张着个手,向白发苍苍的老人要10万,要8万,你不就是直接喝老人家的血吗?你凭什么啊,你任何贡献都没有啊,你说我来给你当儿媳妇来了,那人家还把儿子给你了呢!大家说这不成了做买卖了吗?这不成了卖人了吗?更有甚者是什么呢?是谁让这么要的,父母啊,那个父母真的会讲这话啊!你看人家邻村的,人家那给彩礼一下给了15万,你才给了3万你太不值钱了呢,你这不是卖闺女吗?你这个妈妈,你这个爸爸,怎么糊涂到这个份上啊?各位啊,你在教给什么呢?看到了吧,这就是在教她过了门之后,就要恨婆婆,恨公公,恨丈夫。你是想让你的女儿过好日子啊,还是想让她离婚呢?我们希望这个光盘能够流通到农村,要教育他们啊,你们太糊涂了。那个老人家把儿子养大,养到20多岁,他难道有罪吗?你结婚了,然后他还要再拿出血汗来,再给你一大笔钱,你这不是要他命吗?所以今天为什么在农村,很多的老人被抛弃?我们看到了,这是个例证啊,你没钱嘛!他完全不知道,谁给你一口一口喂大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姥姥姥爷,子女到了十几岁、二十几岁,你要报恩呐,而不是反过来咬他一口,再去喝他的血汗!没有办法,没有受过这种起码的人道教育啊,那怎么样呢?那就做恶事吧,做恶事那就有恶报,反作用力嘛!所以家家都不幸福,家家都有灾祸,灾祸怎么来的呢?就这么来的,人道的教育,不管你是农村还是城市,难道这种教育不好吗?不需要吗?你不需要幸福生活吗?你需要进监狱,出人命吗?各位我们接着往下听,因为没有了这个教育啊,这个人就越来越糊涂啊,我们看这位老师。

风也刮歪了,我认为我怎么这么倒霉

被采访人:之后我就是越来越怨恨,瞅我公公特别的不顺眼,吃饭我也嫌他埋汰。我就整天地怨,就没有开心的时候,有一天,我们村子里刮大风,风斜着刮,跟前有很多的草包都没有着。

陈大惠:你先说怎么了?

被采访人:就是有一家草包着火了。

陈大惠:离你们家是远呢还是近?

被采访人:特别地远。

陈大惠:哦,别人家着火了,然后呢?

被采访人:那天的风刮得特别大,而且是斜着刮。

陈大惠:很奇怪是吧,这个风。

被采访人:对,斜着刮。

陈大惠:啊,然后呢?

被采访人:然后就把我家的房子给烧着了。

陈大惠:那你们家左邻右舍都是草房子是吧?

被采访人:在我们家刮风的那边基本上都是草房子。

陈大惠:哦,就是你们左邻右舍都是草房子,他们烧着了吗?

被采访人:他们的没有着。

陈大惠:就你们家着了。

被采访人:对。

陈大惠:我们不信就问问这位老师,她肯定还认为这个风又刮斜了,绝对跟她没关系,是吧?那个雷也劈歪了,这个风也刮斜了,人要是糊涂了啊,那个风都有错误啊,都是她对。这次房子烧的怎么样呢?

被采访人:这次,全都烧光了。

陈大惠:烧光了?

被采访人:对,当时就剩个四轮车,其它的就什么都没有拿出来,全都烧没了,我当时没有想到是我自己错了,我还是认为我命苦,就是觉着我为什么这么苦?

陈大惠:这么多次警告你都没有反应过来?

被采访人:没有从来没有想过,就知道嫁到他家是我命苦。

陈大惠:还都是别人不对。

被采访人:就是我自己委屈,就是他们家所有的人都对不起我。

陈大惠:那咱们先说你这个又没房子啦,没住的地方了,怎么办呢?

被采访人:没有钱盖,当时乡政府给3000块钱,远远不够,再盖个房子需要很多的钱,我这时才想到我的妈妈,我妈什么话都没说,就给我拿钱。

陈大惠:你还记得你当初讲的话吗?你说你要饭都不再进这个家门。

被采访人:我借钱的时候就把那句话给忘了,现在学习传统文化,我才想起来,我那么不是人,那么伤父母的心,可怜天下父母心,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还是我妈妈帮助了我。

陈大惠:那我们就问呐,妈妈爸爸打哪儿找钱呢?

被采访人:当时我妈家也不怎么太富裕,我爸我妈自己舍不得花,宁可借钱,帮我盖房子。当时我就觉着,我在家里干过那么多活,你们借给我钱是应该的,我从来都没想过他们养我有多么的不容易。

陈大惠:这个时候还是觉得爸爸妈妈给自己到处借钱也是应该的。

被采访人:就是觉得是应该的。盖好房子之后比我妈家的还好,比我们村里一般的房子还要好一些。

陈大惠:都是爸爸妈妈借钱帮你们盖起来的?

被采访人:是。

陈大惠:你们这回住到大房子里啦。

被采访人:住到大房子里我们俩特别得狂妄,走道儿都挺着腰板走,只想到你看我们家盖房子盖得这么大,盖多好。屯子里人都说,你看人家多能干,着两回火了还能盖上房子。越说我越觉得特别的高兴。

陈大惠:这是糊涂到一定程度了,你没想过将来爸爸妈妈怎么还钱呢,借那么多,你还挺高兴的,就光看这房子大了。

被采访人:我从来就以自我为中心,我从来就没想到我的父母。

陈大惠:不管他们死活。当时你们两口还挺高兴,还挺骄傲的,借了好多钱。

被采访人:是的,到那时我还是攀比。我对丈夫说这都我妈家拿的钱,你瞅瞅你们家,什么都没有。就瞅他们家所有的人都来气。我比他也比,他说看人家老丈人拿多少钱。我就瞅他特别的来气,我俩盖上房子也不开心,烦恼就更多。之后我这毛病也特别的多,就是特别的爱美。

陈大惠:特别爱美啊。

被采访人:对。

我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狐狸精

陈大惠:您都喜欢怎么爱美呢?

被采访人:我一天给自己打扮的蓝眼皮,绿眼皮的,抹脸蛋。

陈大惠:您家里都这样了,您还天天打扮自己呢?

被采访人:那时候也不想父母,什么都不想,就觉着我丈夫说我不怎么爱美。

陈大惠:这是谁?丈夫说的这个。

被采访人:对。他说我不怎么爱美,说看电视里那些明星美的都挺好看的,我说这美吧,谁不会啊,我一天抹三遍。

陈大惠:一天抹三遍。

被采访人:穿得特别暴露。

陈大惠:特别性感,跟电视里明星学的。

被采访人:袒胸露背的。

陈大惠:那在山沟里走出来,那肯定是……

被采访人:在我们那一带农村,很多很多的男人都瞅我,看我露得多,很多男人都说喜欢我。

陈大惠:你把自己一天化三遍妆,把自己化成什么样啊?

被采访人:我现在瞅我那样子就像妖精似的。

陈大惠:那他们说你呢?

被采访人:有个人成天老想上我家来,他说看见我那样尤其是那眼睛,一化起来像狐狸精似的。

陈大惠:你当时觉得这还是好话,是吧?

被采访人:对。

陈大惠:那你丈夫让你爱美,学明星啊,你最后把自己弄成狐狸精了,他什么反应啊?

被采访人:他就说媳妇啊,你美是可以,但是再也不能色迷迷地冲人笑了。

陈大惠:各位观众,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啊,就是不管多偏僻,不管你原来多淳朴,你就是这么一个山沟里边的,住草房的农民,多朴实的一个农村的妇女,那个电视,那个网络啊,也能够把你从一个朴实的农家女子,把你教成一个狐狸精,你看看她学啊!她天天以丑为美啊,她要性感啊,她丈夫都告诉她,你要学这些明星啊!所以说各位,我们看今天学校为什么会乱?家庭为什么会乱?社会为什么会这多的混乱?有人教啊,网络、电视。所以古人讲啊,好人是教出来的,坏人也是教出来的,狐狸精也是教出来的。你想想要是在那么一个地方,走出来这么一个暴露的、这么一个妩媚的狐狸精,那是谁都看呐,当时是看你的人非常多,是吧?

被采访人:对,别人说我是狐狸精,我那时还不觉着,我那时太不要脸了,我就觉着我太有魅力,你看别人都勾不来人,你看我都能勾引来那些人,我还特别向我丈夫显摆,你看那谁谁喜欢我了。但是他很不相信,看我这么老实一个人,他还有点不敢相信。

陈大惠:那时候你就觉着自己越来越有魅力了,越来越吸引人?

被采访人:是,那时候觉得我特别有魅力,其实我现在我一瞅过去那死样的,哪是我有魅力啊?就是我化的那样,穿的特别暴露,才招来那些人。

后来我就有了一个相好的了

陈大惠:那你周围那些人,他们一见到您呢?神魂颠倒的。怎么对追你的这些人,喜欢你的这些人呢?

被采访人:后来我就有一个相好的啦。

陈大惠:这个在电视里叫情人,是吧,我们现在这个农村也有这种现象,非常普遍吗?

被采访人:对我来说相当的普遍。

陈大惠:在偏远的农村也这样。

被采访人:是。

陈大惠:哦,那么自从你有了这个情人之后,您对自己的这个丈夫怎么样呢?

被采访人:我就成天的看他不顺眼,整天的跟他闹离婚,我这个女人特别的阴险,跟他闹离婚的时候我会把他搞的神魂颠倒,让他知道是他自己错了而不是我错了。

陈大惠:哦。我听说你的这个家里面这个亲戚们,也有啊,因为有了情人就离婚的,还有到你们家里面来的,你是怎么劝他们的?

被采访人:那是我三大姑姐要离婚,当时我三大姑姐夫让她回去,我三大姑姐不回去,我劝她,我在背后我就说:“你指定不能跟他回去,这样的男人,挣不回来钱养你,指定是不能跟他过,我在表面上我会说,你跟他回去吧。”

陈大惠:就是说你劝人家这个媳妇要抛弃丈夫,觉得这样的丈夫没必要跟他过下去,是这个意思是吧?

被采访人:那时候我不认为是我拆散他们,我就觉得我那时特别仗义,很正常嘛,这样男人养活不了你,就是不能跟他过。

陈大惠:我们大家听到了这句话,这是今天很多年轻人的价值观,什么价值观呢?嫌贫爱富啊。你能养得起我,我就嫁给你,我就跟你在一起生活,你养不起我,我就抛弃你,咱俩就离婚。她对丈夫,对父母,对老人都是这个态度,你供我吃,你供我喝,你给我钱,我就管你叫爸爸。各位,我们今天都是讲商品社会,经济社会,我们人呐,只认钱啦,不认人啦!没了人性,你,谁给养大的?我们今天怎么样呢,只能够同富贵,不能共患难啊,所以为什么离婚率这么高?我们听到啦,没有共同语言啦,他没有本事我就把他抛弃了啊,如果大家都是这种,像做买卖一样来结婚,来跟父母生活,你怎么可能会好呢?所以我们听啊,白居易有一首诗啊,叫商人重利轻别离啊。这些人们,很多的人们,不重人情,不重人的感情啊。很多人说离婚率高是社会进步的表现,这是一些专家学者他的糊涂的说法啊!他认为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那好啊,你也为社会进步做做贡献,你马上离婚吧,违背人性啊。那好啦,我们来继续听,您当初啊,劝人家离婚,劝人家抛弃丈夫,就觉得那男的没本事要他做什么呢?再换个新的吧,那人家这个丈夫听了之后什么反应呢?
 

我们家房子又着火了

被采访人:他听了之后就特别的来气,当天晚上我家的房子就着了。

陈大惠:你们家房子又着火了?

被采访人:当时是半夜11点多钟,发现房子着火了,救火的时候发现,上面很多的柴油。

陈大惠:哦,洒柴油烧的。

被采访人:当时我觉得我们特别的老实,没有得罪任何人,我就想到我三大姑姐家的姐夫,救完火之后还很黑,我丈夫就骑摩托追到他家,他已经走了,就知道是他给烧的。

陈大惠:那么这次你这房子又点着了。

被采访人:对,点着了,当时也是救得特别及时,也是我们邻居给救得。

陈大惠:你当时还没有反省,就是为什么又出现这么一个灾祸?

被采访人: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就是想我嫁到他们家我怎么的苦,我就觉得是他家都对不起我。

陈大惠:那这次着火呢?

被采访人:这次我觉得是我三姐,我从来没怨过我自己。

陈大惠:哦,还是别人不对。

被采访人:他们家所有的人不对,就是我对了。

陈大惠:你没有想过,是自己说太缺德的话,拆散人家的家庭,劝人家抛弃丈夫,才造成的?

被采访人:那会儿我没有想过,觉得我是挺仗义的,现在我觉得特别的缺德。

陈大惠:那好了那这个您丈夫知道了这个事情,他是怎么样,也很怨恨吗?

被采访人:他也特别地怨恨,在那之前他也特别的不愉快,就看着我那个样子,再加上我三姐夫把房子烧了,他一来气,就把他打死了。

陈大惠:把谁打死了?把放火的这个?

被采访人:嗯哪,,把我三姐夫给打死了。

陈大惠:就杀了。

被采访人:是。

陈大惠:那现在你的丈夫在哪里?

被采访人:他现在在公主岭监狱,判的是无期,他叫张立柱,今年33岁。

陈大惠:张立柱。那你现在这个房子也烧没了,那你现在是跟谁过啊现在?

被采访人:我那房子没都烧完,就烧了半间。

陈大惠:就是你现在你跟谁一起过呢?

被采访人:我现在跟我72岁的公公,还有11岁的女儿一起过。

你会当女人吗?会穿衣服吗?

陈大惠:祖孙三代啊,各位我们中国老祖宗讲,女子,这个妇道人家啊!从小要受四种教育,哪四种教育呢?第一个:妇德啊!女子要有女子的德行。你看男女有别啊!女子的天性与男子的天性不一样,男子是雄健;女子呢?她是柔顺的;她是贤惠的;她是谦卑的;她是安静的。这是女子天性不是谁发明的,凡是女子、凡是阴性她都是这个特点。这是你本来就有的!这叫什么?这叫自然;这叫规律。自然规律你要顺从它。所以老祖宗太有智慧了,我们的中华圣贤啊!历朝历代几千年来,告诉女孩子从打出生你就要随从着你的天性,来接受教育,来保存你的天性,忠贞女子的妇德。从小就要学一直到老、到她离开这个世界。妇德排第一位她学这个。她学这个有什么好处呢?她顺从天道啊!她顺从天性啊!她一辈子没灾祸!你不信你就这样过,你很柔顺、你很安静、你很贞良、你非常的谦卑绝对没灾祸。第二妇言。女子要会说话啊!你会讲话吗?没学!完全没学过啊!我们今天学弹钢琴跳芭蕾舞、写字画画那些东西叫什么呢?那些东西叫才能,叫知识,叫技能。跟你一生的幸福完全没有关系。如果你反对你抬杠,那好了,大学毕业他为什么跳楼啊?他的技能比谁都高他为什么灾祸那么多啊?你解释不了嘛!你到农村去看,那个老阿姨,那个老奶奶啊!梳头一丝不苟,在家里你看她大字不识啊!你看她没有什么文化啊!人家一辈子幸福平安啊!各位她找到了人生幸福的根本。我们今天这么样呢?这个女孩子真好看啊!就像这个花朵一样,真漂亮啊!三天就灾祸了!为什么呢?没有根啊!各位没有根啊!没有根的花朵很快就枯萎,那么这不就是灾祸嘛!那天我们看了那个二十九岁生命尽头的反省,在抚顺,一个多月前我采访她,那么美丽的一个女大学生。长得也好看,高材生,二十四岁子宫切除、卵巢切除、二十九岁癌症扩散走啦!各位啊,一定会枯萎为什么呢?因为没有根啊!她不是在那上面讲了吗?我不孝顺父母,小时候刚强啊!把电视机砸了啊!她要赚钱。她要超过男人违背天道啊!怎么会幸福啊?你看到了眼前这花真香真美啊!能保持几天啊?人生不是三天!第二个是什么呢?妇言,言语啊!你会说话吗?一句话刚才我们都听到了吧!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啊!出人命啊!一个是进监狱啊!那个是死啦!两个家庭多少老人和孩子就因为你这一句话!这才是一切灾祸的根源。如果我们今天也像这位老师所想,我怎么这么倒霉!我怎么遇上你了?你错了!那你不成她了吗?这位老师我们多感恩她啊!现场给我们做证明,给我们做讲解,她就是这么过来的!房子为什么着了?为什么人家给你点火?为什么丈夫杀人啊?你会说话吗?第三妇容啊!女子你知道该穿什么衣服该化什么妆,穿什么衣服?容貌啊、举止啊!你懂吗?不懂啊!这不讲了吗?一狐狸精!召来的是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你做人家情人人家做你情人。你丈夫不杀人才怪呢!

被采访人:我们那儿还有一个女的,跟一个男的好,丈夫知道就拿着刀就冲这个男的去了,这个女的一挡,他没有想到会把他媳妇给杀了!他就进了监狱,就在我们跟前二里地吧!还有一个离我们跟前十里地的,他媳妇要跟着别人跑了!在跑的头一天晚上,他知道了他就找到这个男的,把这个男的用刀砍死撇在柴火垛上,而且烧着了。这个男的也在监狱,他判了死缓。

陈大惠:各位,我们中国古人讲啊!叫奸近杀。男女有这种奸情,西方人叫情人,历朝历代我们管这个叫奸情。奸近杀,你有了这种奸情你离这个杀啊、出人命就不远了!这是真理啊!你非得要去试这个吗?好了,你说它怎么就出现了这种奸情怎么就出现了这种情人?容貌不会了,容貌,女子的妇容啊!没人教了,谁教?电视教明星教!教成这样了!一切的灾祸都有它的根源。根源不同,原因只有一个,没有根啦!这个根就是人性的教育、人道的教育。第四个是什么呢?叫妇功。女子得会干女子的活计。你做被子也好啊、做饭也好啊、收拾家务也好啊。女子的本分。今天很多女子把这个当成什么呢?把这个当成别人瞧不起她、压迫她。她不认为这是女子的天职,你应该做这个啊!你觉得应该让个男的拿个针在这缝被子吗?他做绣花鞋、织毛衣吗?各位公鸡是打鸣,母鸡是下蛋。那个老母鸡老想着去打鸣不对啊!我们今天把女的四种德行讲了。我刚才讲很多人看不起这个东西,认为老掉牙了!错了!这是规律这是天性啊!你说你不懂这些东西就是灾祸,小的不懂就是小的灾祸,大的不懂就是大的灾祸。千万不要说这个弘扬中华文化建设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我们胡主席提出来的,中宣部提出来的,这个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有关系!太有关系了,各位你们有机会去监狱里问一问那些犯人,我们可以做现场的实验,我们领过来一百个犯人我一个一个在这采访。咱们都能找出来他的病因,就跟病人一样,那个原因一定都是这个!没有根本做人的教育、人道的教育。这个老师上台啊!给我们现场作证。这才三十岁,丈夫无期那边杀死了个人,剩一个老公公带一个孩子房子烧了。这怎么活呢?这老公公这不是要他命吗!

被采访人:房子当时还能卖点钱给人赔偿了。三辈人没有地方住了,我们屯子也有学习传统文化的,他们了解我们家的情况,他们都不要一分钱帮我盖房子,现在住的地方离屯子非常远还算可以。我学习传统文化以后知道自己错了,我想承认自己的错误,我怕伤他(丈夫)的心我没有说我跟谁,我就送了很多《弟子规》的书给他!他说他也错了,以前也怨天尤人的。他说自己让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太缺德了!如果老天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出来愿意奉养他三姐夫的爸爸。以前我总觉得我嫁给他们家苦,是我命不好,现在我终于知道我自己错了。人家娶了我这样伤风败俗的媳妇,是人家命苦,我当时就没想到。我真的错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伤过老人心,我给我妈脸上抹黑,让她抬不起头。我做这些事我们屯子里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因为我特别的阴险,他们都觉得我好,十里八村的人都说我好,这就是人不知道天知道。

陈大惠:在中国古代啊圣贤告诉我们这叫貌慈心毒啊!这样的人他的命运很悲惨!为什么呢?名不副实就是大灾难。那么我们知道你有个情人,现在怎么样?

家里的大铁门都看不过去

被采访人:现在我们已经分开了,但是我的臭毛病不是特好改。我知道自己错了,当时还想给他打电话。在我还没有给打通电话的时候,我们农村有那种大拉门,特别的沉,门倒了把我砸在下面了。我当时就想,太不要脸啦!所有的人还说你好呢,遭天谴了,你不是不要脸嘛,我就专门砸你的脸!

陈大惠:我们听了这个老师学传统文化她觉悟了,你不找情人吗?你家大铁门都不答应,把你砸倒。这回你们就彻底断了是吧?

被采访人:自从把我砸醒后,我就跟他彻底断了,而且我穿得也不袒胸露背了,对穿着、言谈举止我自己管得特别的严。那些说喜欢我的男的一个都不来了!。

陈大惠:这个就印证了我们老祖宗说的话,你怨周围的人老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打搅,为什么呢?不怪他们,你看看你那个样子!你穿得这么暴露、你看看你化的那个妆、你看看你的言语、你的眼神都是不正经不正派的啊!所以他会感召来。当你恢复成一个正人君子的时候,恢复到正常人样子的时候,他们看到你就没感觉了,他不喜欢这个,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就和你断绝了。所以说我们的容貌、言谈的举止、表情啊,它都是什么呢?都是你的祸或是福的根源,一个大门,你自己把自己弄得很妖艳,打开的是灾祸的门,那些邪恶的不三不四的人就进来了。当你堂堂正正,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仁爱和平,像《弟子规》的样子,那个幸福、正人君子、那个仁爱的人就来到你身边,这个门就在你自己身上。再有这位老师所讲,人不知道天知道什么意思呢?那个天什么意思呢?那个天就是自然规律嘛!老子所讲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自然规律你跑不掉啊。

不是迷信啊!很多人说天怎么会知道?自然规律知道,你发出去一个作用力它一定会给你一个反作用力。这是物理啊!我们明白了,绝对不是我们做了个坏事,我们发出去一个力,没有反作用力,没有恶报,不可能你把现代物理公式都改了,你把自然规律都改了,不可能!

在采访的最后,我们想请这位老师,很难得,从农村赶过来,从山沟里赶过来,她对我们观众,有几句忠告。

被采访人:其实这些都是我的亲身经历,我真恨我自己没有早早学习传统文化,如果我早一些学习,跟我三姐夫说一些好话,他绝对不会被我的丈夫杀死,如果我没有做这些缺德的事,不要脸的事,我丈夫还舍不得我呢!所以我现在非常羡慕这里的每一位,你们都有一个圆满的家,我非常地羡慕,如果能重活一次的话,我一定会好好对我的家人,好好对我身边每一个人,绝对不会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而且我还要劝那些苦海里的孩子们,咱们没有对老人们付出,一再地向老人们要求,这样会给自己的一生带来灾难,也会让父母一辈子背上债务。活一辈子他们始终会觉得不开心,这是丧尽天良的。